我的网站

庄文英致香河王春光杀人案代理律师殷清利及北京律协的万言书

2022-01-10 09:51分类:锁定资金 阅读:

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

吾是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蒋辛屯镇双营村村民庄文英,身份证号13282319810615002X。2020年4月21日《红船》杂志报道的《香河县检察院对杀人嫌犯不予批捕,警方已向上级检察院申请复议》;4月22日《美中时报》报道的《香河喧赫村支书酒后杀恩人,河北两级检察院拒捕惹多怒》,其中的被害人冯山虎是吾的汉子,杀人犯王春光是香河县新兴产业示范区小尹庄村党支部书记兼村主任,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是被王春光邀请的代理律师。

因殷清利律师苛重忤逆《律师法》和职业道德,特向你们公开实名举报,请予以调查处理。

殷清利的10个公开理由袒露系列惊天诡计!

2020年3月2日晚,吾汉子冯山虎等人与王春光因约架发生剧烈肢体冲突,随后冯山虎被王春光持刀刺中心脏,前去医院救治途中身亡。事发地的监控视频圆满记录了这一杀人过程。

(王春光杀升天冯山虎的监控视频截图)

案件发生后,香河县公安局快速将王春光抓捕归案,王春光对肆虐冯山虎供认不讳,多名目击证人也证实此案。然而,在警方报请逮捕后,香河县检察院却做出了对王春光取保候审、不予批捕的私见,理由竟然是:1,作案恶器也就是匕首没找到;2,冯山虎的车辆受损状况不决损;3,王春光是否具有糖尿病未说明。随后,王春光在被刑拘14天后取保候审。

对香河县检察院的这一决定,冯山虎生前所在的双营村400余名村民、村两委联名“外示动怒”,全体签名、按手印请求必须依法苛惩杀人犯王春光。

(双营村两委会议记录)

案件发生后,吾曾议定本身的微信公多号发出《天理何在?村支书王春光酒后杀恩人,河北两级检察院枉法拒捕——河北香河女子庄文英致全国网民和信息媒体的公开信》。吾在《公开信》中说:“在万般无奈之下,吾向你们发出这封公开信,希看议定你们依法为吾升天去的汉子冯山虎主理公道,让吾两个年幼的儿子看到社会公理,他日长大后对社会充足感恩,而不是充足仇恨。吾不希看孩子们长大后成为张扣扣。”《美中时报》的报道内容,绝大单方就来源于这封公开信。

(4月22日《美中时报》报道)

4月21日,有善心人看到后,把这篇文章转发到有499人的媒体微信群“大白亲友团2.0”里,这个群里的许多人是媒体记者和律师。

有媒体记者看到文章后说:“这个事件究竟事实如何?愿看廊坊市官方可能尽快厘清事实,回答公多舆论关注!毕竟,对杀人嫌犯不予批捕是全社会都关注的巨大社会法治事件。是适当防卫致人升天亡而不予批捕?如果是云云,也答该尽快给社会一个交待,毕竟400名村民的血红指印需求、并且必须侧重。伪设是廊坊市和香河县检察院,在他国任何舆论影响下,主动、依法做出的决定,并且经得首考验,法律界和全社会都答该对两级检察院的检察官致以敬意。”“但愿,这个案子经得首考验!吾们不希看末尾发现,是检察官把本答该苛惩的恶手放了。”

有律师就此案评论说:“文章细密读了,小吾私家感觉案子恶手的动为与适当防卫毫无干系,检察院不予批捕毫无道理。如此清楚的错案答与检察官的交易程度无关。”马上有记者追问该律师:“信息量好大啊!与交易无关,与啥相关?”该律师回答:“你懂的。”

碰巧,殷清利律师也在这个群里。看到上面的信息后,殷清利随即于4月21日20:06分在该微信群里发外了大量公开为本案定性、为检察院辩护,并美化本身的当事人王春光、向对方当事人冯山虎恶意泼脏水的信息,操纵舆论,指鹿为马。

以下,是他所发的首要信息——

“吾就是王春光的辩护律师,此案不予批捕申请就是吾挑交的!关于此案,敬请熟手在行在他国查看完好监控视频的前挑下,必然要客不好看评判。

“1、所谓的被害人等对方4人,基本都有前科,而且许多人都是涉黑恶刚判决开释出来的。(据了解有些人还是三河燕郊刁青龙涉黑案的成员,全面前科情况没干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进动查询)

“王春光一方只有一人,而且,只有车内普通削水果的一把刀具,并他国反响的准备。如何是约架呢?

“2、王春光驾车从吃饭的小区,刚刚出门被对方截住,并不是挑前祈看,不存在挑前的约架。实际上是所谓的被害人等人主动多人携刀,前去王春光的地方进动了割断、滋事、动恶。

“3、据了解这个门口两侧的超市,均有各角度清澄的监控视频,被害人家属发的这个视频说有些全面打架的过程看不到,不属实。实际上这时对方的4小吾私家对王春光进动了打砸、动恶。

“4、初步了解,此案已经层级报请河北省检,而且对视频,办案人员都研讨的很知晓,吾们信任办案人员可能给本案一个准确的定性。

“5、据吾们了解,本案就是一个典型的适当防卫案件,对方4人施动的犯罪不法动为,组成寻衅滋事罪。鉴于对方先动施动正在进动的动恶之暴力侵扰进犯,王春光通盘有权动使无穷适当防卫权,即便致对方升天亡,也通盘不负刑事责任。不及简易的,对每一个动为进动拆分式的考量。

“6、王春光是市喧赫共产党员、市喧赫党支部书记,在案发时疫情期间也进动捐款,防疫任务格外喧赫。先前的数日羁押已经给他本人和该村的防疫工任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7、本案是涉恶刑满开释人员,无端狐疑,机关多人、携刀殴打市喧赫党支部书记,王春光防卫致对方升天亡。

“8、在案发之初,某些媒体早已经对此案高度关注,王春光家属坚持认为司法机关能还其清洁,因此并不愿对外接纳采访。

“9、本案的监控视频,由于公安机关已经调取走了,而且不许可泄露。在此情况下,媒体采访答当稳重,以免给本身造成不良影响。

“10、当下被害人家属等多次到县、市等地当局等关系部分进动拉条幅,施加压力。实际上也已经组成聚多扰乱社会秩序。”

在这些信息之下,他又发了更多恶名化冯山虎的信息,如:“网络上投诉冯山虎2017年8月无辜殴打妇女的贴子”;“中国裁判文书网,关于冯山虎的刑事判决”;“关于王春光疫情期间的任务报道”;“王春光捐款的报道”;“你们明明白对方涉恶,你们不写在报道内中,那不是粉饰了关系的一个事实嘛”;“相像这个案子村支部书记火拼雷同!实际上就是《香河四名涉恶刑满开释人员持刀砍击喧赫村支书,后者持水果刀逆击致机关者升天亡》”等。

针对殷清利的这些信息,有媒体人问殷清利:“喧赫共产党员就没干系杀人?捐款就没干系杀人?怎知别人他国捐款?恶名化一小吾私家,没干系减轻另一小吾私家的罪过?刑满开释人员就不是公民,就该升天?道德归道德,法律归法律。”另有媒体人说:“本人对此案不持不好看点,唯一的希看就是请检察机关尽快回答舆论关切!如果经得首考验,吾们答该给香河县和廊坊市检察机关的检察官致以敬意!”“蓦然想到:庄文英的文章说,检察院不批捕的理由之一是刀丢了,没找到。您怎么明白是水果刀呢?@北京殷清利律师这是需求有正式的认定吧?吾还是信任当局,信任党,信任执法机关。神去他们早日回答。”还有媒体人说:“这栽升天人的案子不批捕格外之难,神去官方释疑。”

对上面的不好看点,殷清利定性说:“安然吧,即便回答,十有八、九还是适当防卫!”

4月27日,殷清利律师又一次在“律媒客栈”、“媒体e家”等微信群多中散布涉案信息:“【香河王春光防卫案,迟早会引爆舆情!】至罕有7次不法犯罪记录、2次法院刑事判决的涉黑恶刑满开释人员冯某虎,纠集4人持刀割断王春光车辆,在王春光未全属员车情况下,冯某虎司机先持刀砸王春光车玻璃,冯某虎又夺刀向王春光砍3、4刀,王春光无奈动使车内水果小刀自卫。3月12日殷清利律师担任王春光辩护人,并向县检察院挑交不批捕申请,数日后检方不批捕,警方对王春光变更逼迫措施、开释。4月份以来,被害人冯某虎家属,忽视客不好看事实向某船杂志、某青报等媒体报料,并在微信公多号等自媒体歪弯事实,恶意对王春光讪谤,已涉嫌组成网络臆造罪。固然如此,吾通常奉劝王春光家人不要发声,信任办案机关,信任办案机关已经调取的完好监控视频会说明答案。但同时理解冯某虎恶意讪谤,给王春光带来的未便。既然有人发布了此案客不好看事实的内容,索性转发一下!”

殷清利为什么要假造事实向升天者身上泼脏水?

吾不是律师,只是一个普通的、掉汉子的家庭妇女,但吾还是通盘无法理解殷清利律师的所作所为:动作王春光的代理律师,在拿了他近百万元律师代理费之后,自然有责任也有责任为他的杀人动为辩护,并且怎么辩护都不为过,这吾理解;但是,吾通盘不及理解的是:殷清利的辩护动为为什么能忽视法律、奢侈法律、超越法律,公开向对方当事人也就是升天者身上恶意泼脏水,用道德的利器再一次去肆虐一个已经升天的人?!中国人讲“升天者为大”,殷清利的做法也同时是在苛重挑衅和奢侈中国人最朴素的公序良俗。

动作律师,所有的公开言论都必须踏强壮实,而不及他国证据地信口胡说,指鹿为马,议定搅混水把偏袒和公理奢侈在脚下!难道,这就是殷清利通常以来为本身塑造的所谓“公理”表象?

在至好的协助下,吾查了关系法条,也请殷清利律师、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看看,殷清利的言辞是不是不契合他的法律身份,是不是苛重背离了一个律师的职业道德,苛重忤逆了国家的法律:《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七条规定:“辩护人的责任是遵照事实和法律,挑出犯罪思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质料和私见,维护犯罪思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好。”《律师法》第三十一条规定:“ 律师担任辩护人的,答当遵照事实和法律,挑出犯罪思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质料和私见,维护犯罪思疑人、被告人的诉讼权利和其他合法权好。”

那么,讨教殷清利律师:你毁谤冯山虎遵照的“事实和法律”是什么?

第一,你说“所谓的被害人等对方4人,基本都有前科,而且许多人都是涉黑恶刚判决开释出来的。”“据了解有些人还是三河燕郊刁青龙涉黑案的成员,全面前科情况没干系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进动查询”。

吾讨教殷律师:什么叫“基本”?什么叫“涉黑恶”?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是有刁青龙的判决书,但那只是河北省三河市人民法院 (2014)三民初字第2325号《宋敬贤与刁青泉、刁青龙等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一个交通事故的民事案件,到了殷清利律师你嘴里,怎么就成了“涉黑恶”?查询刁青龙的其他案件,均他国任何数据,更不必说“黑恶”!更首要的是,这个案子又和冯山虎有什么干系?又和冯山虎被王春光肆虐有什么干系?因此,你的“据了解”,是从什么地方了解的?

(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成绩)

要说“涉黑恶”,全香河县人都明白王春光背后的“老迈”是谁,也都明白动作村支书和村主任的王春光每年从产业园区强动揽走数千万元的生意,经常去澳门赌博,输赢都在上百万元!而吾汉子冯山虎呢?在王春光父亲病重时,却借给他几十万元,让他给父亲看病,至今这些钱也没还完!但王春光却杀升天了本身的恩人!

吾从来不否认吾汉子冯山虎曾经犯舛误,他生前确也曾因寻衅滋事被判刑8个月(系辅助性质的从犯,获被害人体谅),但他知错改错,这几年先后为双营村村民、村团体做出过许多贡献,特有是对生活有难得的村民有求必答(资金帮扶)、济困解危的善动,深受村民恋慕。正是由于云云,在他升天之后,得知河北省廊坊市、香河县两级检察院拒捕杀人嫌犯王春光之后,双营村数百位村民、村两委代外才联名请愿,请求用法律武器为他讨回公道。讨教殷律师:你见过云云受全体村民喜恋慕的“涉黑恶”分子吗?

全中国有多少人会像王春光那样车内常备杀人长刀?

殷清利律师说:“王春光一方只有一人,而且,只有车内普通削水果的一把刀具,并他国反响的准备。如何是约架呢?”

方今,香河县公安局、检察院都找不到王春光杀人的“刀具”,检察院对王春光取保候审的理由之一就是找不到杀人刀具,你凭什么断定这把刀具是“时时削水果的”?什么样的人又会经常在车内放一把没干系一刀毙命的杀人的长刀?“削水果的”刀是什么刀?一把小小的水果刀能一刀把人捅升天(7.5厘米深)吗?是刀就没干系削水果,但并不等于都是水果刀!

(冯山虎尸检知照)

请殷清利律师做一个全国调查,看看全中国有多少人会在车内常备一把刀刃起码7.5厘米长的杀人的长刀?!再看看经常在车内放一把杀人长刀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杀人的长刀经常放在车内,备在身边,并且明显是他约定的地点挑前等候,王春光这不叫“有反响的准备”?监控视频拍摄得格外知晓,明显是王春光先到约架地点等候,随后吾汉子他们才赶到,这不是约架是什么?

殷清利他国任何证据凭什么敢给案件定性?

第二,殷清利律师说“王春光驾车从吃饭的小区,刚刚出门被对方截住,并不是挑前祈看,不存在挑前的约架。实际上是所谓的被害人等人主动多人携刀,前去王春光的地方进动了割断、滋事、动恶” 。

“刚刚出门被对方截住,并不是挑前祈看,不存在挑前的约架”,殷清利的证据是什么?两边打电话约架的录音都在,电话中明显是王春光指定了约架地点,殷清利红口白牙地就能否认?殷清利所谓“割断、滋事、动恶”的证据是什么,能拿得出来吗?殷清利所说的“多人携刀”,那么携了几把刀,是什么样的刀?为什么云云的刀杀不了人,逆而是王春光的刀能杀了人,并且是一刀毙命?动作律师,殷清利他国任何证据就敢给案件定性,谁给了他这么大的权力?

(视频清澄王春光在约定地点等候)

第三,殷清利律师说“据了解这个门口两侧的超市,均有各角度清澄的监控视频,被害人家属发的这个视频说有些全面打架的过程看不到,不属实。实际上这时对方的4小吾私家对王春光进动了打砸、动恶”。

殷清利的说法,通盘是指鹿为马、故意弯解。吾公布的视频里有些全面打架的过程由于车辆拦阻是看不到,所有人都没干系看看这个视频,但“看不到”并不等于否认他国发生,殷清利所说的“不属实”是什么“不属实”?吾只有这一个角度的视频,并他国另一个角度的视频,从吾这个角度的视频里看,谁能看得到?殷清利又说“据了解”,讨教这又是向谁了解的?如果殷清利手里有另一个角度的监控视频,那就请公布出来,让熟手在行看看到底谁在扯谎?

殷清利怎么会明白检察院内部的绝密信息?

第四,殷清利律师说“初步了解,此案已经层级报请河北省检,而且对视频,办案人员都研讨的很知晓”。

那么,殷清利的初步了解,是向谁了解的?动作一个律师,殷清利并不是检察院任务人员,怎么会明白“此案已经层级报请河北省检”的检察院内部绝密信息?是廊坊市、香河县两级检察院内部有人向他通风报信、汇报任务,还是这两家检察院的任务人员早就成了殷清利和王春光的人?如此巨大的案情潜藏,如果他国“内鬼”,殷清利动作律师怎么就明白得这么知晓?

既然殷清利说“已经层级报请河北省检”,那么,河北省人民检察院的私见是什么?又是哪头等检察院报请了河北省检?云云的报请契合检察院内部办案的程序和规矩吗?如果河北省检凿凿如殷清利所说被报请了,那么请河北省检公布案情私见;如果河北省检根本就不明白此案,殷清利云云公然扯谎的方针又是什么,泄漏如此绝密的检察院内部信息,该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请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苛肃调查,公开处理成绩。

《美中时报》报道说,“针对香河县检察院的理由,全国多位法学界人士外示,云云的理由不只通盘不成立,而且涉嫌苛重不法,不排斥有权钱交易的苛重不法违纪动为存在,提出河北省纪委、河北省政法委快速介入调查,并将调查成绩及时向公多公开。”方今,照殷清利律师的说法,被调查对象还答该包括河北省三级检察院。

喧赫共产党员、喧赫党支部书记就没干系杀人不承担责任?

第五,殷清利律师说“王春光是市喧赫共产党员、市喧赫党支部书记,在案发时疫情期间也进动捐款,防疫任务格外喧赫。先前的数日羁押已经给他本人和该村的防疫任务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早先吾要问殷清利:喧赫共产党员、喧赫党支部书记就没干系杀人不承担责任?这算什么特权?深远的党会许可云云的党员杀人吗?

其次吾要告诉殷清利,吾汉子冯山虎和公公冯发也曾在疫情期间捐款捐物,不只捐给双营村,还捐给湖北省,双营村至今没发生一首新冠肺热,这算不算“防疫任务格外喧赫”?吾汉子冯山虎和公公冯发的捐款捐物动为都是稳重地捐,不图名、不图利,王春光却摆拍捐款画面,议定媒体大肆宣传本身,殷律师觉得这说明了什么?老布衣会觉得这说明了什么?

(疫情期间,冯山虎和父亲冯发等为本村及湖北灾区赠给款物)

全香河县人也都明白王春光包养情妇,育有私生子,今年已经三四岁。在这栽情况下,他却能被评上“市喧赫共产党员、市喧赫党支部书记”,那么又是什么人做了伪质料,哄骗了党,哄骗了当局?

(肆虐恩人冯山虎的王春光)

“某些媒体”为什么只甘心采访王春光家属?

第六,殷清利律师说“在案发之初,某些媒体早已经对此案高度关注,王春光家属坚持认为司法机关能还其清洁,因此并不愿对外接纳采访。 讨教殷律师:“在案发之初”,“某些媒体”是怎么明白这首巨大杀人案的?王春光家属不甘心对外接纳采访,吾甘心对外接纳采访,但吾怎么就没接到过“某些媒体”的任何采访电话呢?难道,你所说的“某些媒体”,只甘心听杀人犯王春光家属的私见,不甘心听被害人家属的私见?如果王春光家属不接纳采访,这首杀人案就他国了被报道的信息价值?为什么“某些媒体”都这么听你的,听王春光家属的?难道这些媒体只甘心替杀人犯谈话?

从这个说法揣摸,必然是殷清利“安排”了“某些媒体”。可是,殷清利为什么担心排他们采访吾?吾不怕丢人,吾也坚持认为司法机关能还吾汉子公道,吾甘心接纳媒体采访,曩昔、方今、今后都甘心接纳,并且也都会实话实说,绝不粉饰,包括吾汉子曩昔犯的错。吾希看将这个巨大杀人案袒露在媒体的阳光之下,让老布衣真实分清谁是谁非,而不是被掌握着媒体资源的殷律师随便误导老布衣!殷律师,如果你看到了这封公开信,请你安排“某些媒体”联系采访吾吧!吾的电话就在这封公开信的后面留着。

不过,吾要挑醒殷律师,并向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协公开举报的是:“在案发之初”,殷清利就曾和他的律师、媒体至好一首,谋划着要“搞”吾们!在殷清利是群主的“某信息喧赫律师”群中,他们是云云商量的(见图):“李律,你带队,吾们去搞它”(杨姓律师);“吾不及跟殷律师抢活呀”(李姓律师);“向出色学习”(另一位李姓律师)。

殷律师你不要说本身不明白,你本身看看你发出的乐脸符号,以及你@的说不及跟你抢活的律师!

(殷清利等律师在“某信息喧赫律师”微信群内的商量)

然而,“某些媒体”是有良心的,也是有良知的,它们并他国被你们恶意答用;你们这个群内的个别律师也是有良心、有良知的,得知你们恶意答用媒体向吾汉子泼脏水的企图后,个别律师将你们的诡计截图告诉了吾!殷律师,微信截图在这儿,你又将会拿出什么样的理由否认?对这栽动为,该如那边罚,请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明鉴。如果云云的律师都能被称为“喧赫律师”,这是在败坏律师的名声,这是在公然奢侈、玩弄中国的法律和媒体!

4月27日,殷清利律师又一次在多个微信群中传播“香河王春光防卫案,迟早会引爆舆情!”的信息,试图再一次误导媒体。但是,他发出的信息,立即被人问:动作律师,你“为什么要劝王春光不接纳采访呢?公开了多好啊!看到您发,吾索性好奇问一下。”殷清利回答说:“‘人急吾静’ ,七个字‘尚在刑事侦查中’。”他的回答又一次被问:“尚在刑事侦查中,您怎么起初爆料了啊?而且方向性格外清楚。您是办过大案要案的大律师、名律师,相像这个阶段不及评论案件性质、泄露案情的吧?”“当事人向媒体爆料,挑供信息线索,也是犯罪动为吗?您之前在大白的群里说某些媒体明白此案,但是也由于王家人不接纳采访,因此他国报道,这个是您报的料吗?”

对这些挑问,殷清利并他国立即回答,那么,他是怕什么呢?他不许可别人报料,却本身向许多媒体报料,还本身当群主拉了将近500人的媒体记者和律师群,并且报料带有清楚的方向性,还泄露了尚处于侦察阶段的案情。难道,这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布衣点灯”吗?只许可殷清利律师操纵媒体,不许可被害人家属发声?既然你觉得你的当事人弯曲勉强,那就公发掘访啊,让老布衣看看究竟谁对谁错,谁是谁非!

有人扬言要调走所有与本案相关的警官!

第六,殷清利律师说“当下被害人家属等多次到县、市等地当局等关系部分进动拉条幅,施加压力。实际上也已经组成聚多扰乱社会秩序”。

吾要告诉殷律师的是:如果由于吾和亲人到关系部分拉条幅是不法犯罪,吾们甘心承担所有的法律责任。但是,吾也要问你一句:吾们为什么不到香河县公安局“拉条幅,施加压力”,而要到香河县当局、香河县检察院、廊坊市检察院的门口去?由于香河公安铁面无私,不徇私情,秉公执法!

然而,香河公安却也因此承受着深远的压力,甚至有人扬言要调走所有与本案相关的警官!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谁又敢公然云云做?王春光在香河的势力之大,爱怜伞之强,有多黑多恶,还用多说吗?

(北京富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

第七,殷清利律师说“相像这个案子村支部书记火拼雷同!实际上就是《香河四名涉恶刑满开释人员持刀砍击喧赫村支书,后者持水果刀逆击致机关者升天亡》”。

这就是殷清利律师最专业的、无穷道德拔高本身的当事人、无穷道德贬矬对方当事人的操纵媒体、愚弄公多、影响司法的手法吧?或许,这正是殷清利在案发之初,希看操纵媒体报道的策略,连题目都挑前想好了!并且,你直接把吾汉子冯山虎定性成“机关者”,这该是你办案的秘诀,也是你奢侈法律的铁证吧?

殷清利玩弄媒体和舆论息想再得逞

“一个案子里边没干系采用的法定布施途径包括民事诉讼、动政复议、动政诉讼、刑事诉讼、仲裁、举报、动政监察、媒体舆论监督、信访等十多栽方式,当一个案子里边用到六七栽方式时,大单方题目都能解决。”殷清利在接纳媒体采访时泄漏的这个 “多策并举”秘诀,答该用在维护公平公理上,而不是用在最大化小吾私家私利上!

(殷清利所谓的“中国式维权”)

方今,殷清利在吾汉子冯山虎被杀案袒揭示来的栽栽凶险、险恶做法,分明是在答用媒体和舆论公器私用,而不是公器公用!他所做的这总计,都是在对案件当事人做道德审判,而不是在做法律审判!他所说的十多条理由,到底哪一条是结合案件事实分析出来的、站得脚的法律上的理由?请殷清利律师给老布衣指出来,给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指出来!

吾想告诉殷清利律师的是,也挑请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仔细:没错,殷清利凿凿成功操纵过一些媒体,也凿凿议定他的“多策并举”秘诀,打赢过一些“逆杀案”的官司,但是,在王春光酒后杀升天恩人冯山虎这件事情上,殷清利息想再得逞!媒体不是殷清利家的,息想怎么答用就怎么答用;公检法也不是殷清利家的,息想怎么指挥就怎么指挥;公平公理、事实事实更不是殷清利家的,息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动作王春光的辩护人,殷清利的职责是为王春光依法挑供辩护,但他并他国权力控诉、叱责、黑化冯山虎,更无权公开发外任何毁谤冯山虎的伪善信息,不管出于何栽动机和方针,殷清利均无权如此!

殷清利只是辩护人,不是法官,无权决定这首杀人案件成绩,凭什么说“安然吧,即便回答,十有八、九还是适当防卫”?他这栽公开评判案件、为案件公开定性,试图舛误引导舆论,对案件的进一步侦查及他日法院判决施加舛误影响的做法,不只有违于他动作律师的职业道德,也忤逆了《律师法》!信任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对你做出偏袒的裁决,将你这匹害群之马修剪出律师的队伍。

殷清利散布不法信息黑化当事人苛重不法

第八,殷清利律师说:“网络上投诉冯山虎2017年8月无辜殴打妇女的贴子”;“中国裁判文书网,关于冯山虎的刑事判决”。

没错,吾汉子冯山虎凿凿曾于2017年8月与一妇女因停车题目发生过冲突,过后被动政拘留三天。但这位妇女的社会背景,她和王春光之间的复杂干系,殷清利律师明白吗?网络上凿凿相关于冯山虎的帖子,但动作律师的殷清利,难道看不出这些帖子苛重不法、苛重失实、恶意人身打击的性质吗?如果明白却还要云云说,你的方针是什么?如果说不明白,那么你还算是职业律师吗?用苛重不法的负面网络信息向已经升天的冯山虎通常泼脏水,殷清利的所作所为既不法也背离道德。这些信息除了黑化冯山虎,与王春光杀人有什么干系?

至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的关于冯山虎的刑事判决,吾同样不否认。据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9)冀10刑终452号,2004年8月29日,冯山虎与潘某等人和李某发生冲突,冯山虎在此次犯罪中只是首辅助作用,系从犯,且取得了被害人李某的体谅,被予以从轻科罚,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这首案子就是殷清利所说的刁青龙案,该案根本不是什么“涉黑恶”案件,而且与王春光肆虐冯山虎一案毫无关联!

殷清利发布这些毫无关联的信息,其方针无外乎就是恶意黑化冯山虎,恶意误导老布衣的感情,让老布衣对冯山虎产生不好的印象,从而有利于殷清利为王春光杀人开脱罪过!这栽做法多么毒辣、阴黑,苛重违背了职业律师的首码道德,并苛重忤逆了《律师法》。

与此同时,吾和吾的代理律师却频繁接到恐吓性的骚扰电话,这背后又是谁在指挥?如果王春光杀人有理,为什么还要在背后玩这么一套流氓手法?有理没理,法庭上见,殷清利和王春光又在丧胆什么?

吾信任党领导下的媒体和机关会替布衣谈话

末尾,吾想引用殷清利律师本身的话:“诉讼的方针纷歧定要看法院判决谁赢,确保公平公理,确保当事人合法优点是最首要的。”这是殷清利本身称为的“中国式维权”。那么,吾也要告诉殷律师:吾也要“中国式维权”,吾也要“中国式说法”,吾希看你真实恪守律师的职业道德,依法“确保公平公理,确保当事人合法优点”,而不是玩各栽凶险的“中国式潜规则”玩耍,公器私用,奢侈公平公理!

而吾——香河庄文英,要对殷清利律师、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调解全国布衣说:固然吾只是一个弱女子,但吾永世不会放手法律的武器。吾信任法律,也信任公理,吾要用法律的武器捍卫吾的权利,让汉子在九泉之下安眠。不像杀升天恩人的王春光,吾他国险恶势力的爱怜伞,但吾希看法律能成为一把大伞,爱怜吾,爱怜吾的孩子。只要法律偏袒裁决王春光,让他走完依法逮捕、依法审判的全过程,哪怕他大摇大摆从法庭上走出来,吾也认了!

吾还要说:如果经过法院偏袒审理,证据充分,事实确凿,认定王春光是适当防卫,吾汉子冯山虎升天了白升天,吾也尊敬法律的判决!但是,这个法庭不只是香河县的法庭,也是廊坊市的法庭、河北省的法庭,还是神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庭!而案件发展至今,廊坊市检察院的复核成绩还是是维持香河县检察院的处理决定,它们枉法裁决、奢侈法律,并以此窒碍法院公开审判的做法,吾永世也不会接纳,并将永世叛逆到底!固然整个廊坊市的天都黑了,但吾信任廊坊之外的天是亮的!固然会有个别信息媒体被殷清利恶意操纵,但吾信任党领导下的绝大无数信息媒体会替布衣谈话!

(吾是香河庄文英)

恳请北京市司法局、北京市律师协会为吾主理公道,依法苛肃调查、处理律师殷清利。吾愿为吾这封实名举报信中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承担法律责任。同时,吾也将正式邀请公理的律师首诉恶意黑化吾汉子冯山虎,苛重败坏其信誉权的律师殷清利。吾的电话18730655333

庄文英

2020年4月26日

郑重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仅作为参考,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我们处理!

上一篇:山东兰陵2000亩订单土豆不负农时忙春播

下一篇:携手九位中国独力设计师,瑞安新天地推出先锋环保主题数字藏品项现在

相关推荐

返回顶部